深刻理解坚定文化自信的理论意义
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家教 > 家教典籍 > 元明清 > 正文

陆清献公·示子弟帖

时间:2017-06-30 09:45     来源:立身国学     作者:陆清献公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字体: [ ]
导语:公讳陇其,字稼书,浙江平湖人,康熙庚戌进士,官至御史,从祀庙庭。当湖陆先生,以朱子之学为学,即以朱子之教为教。《小学近思录》二书,三致意焉。《三鱼堂文集》,近里着己,无一语不规于道,而不肯为高远难行之说。

  【示子弟帖】

  公讳陇其,字稼书,浙江平湖人,康熙庚戌进士,官至御史,从祀庙庭。

  弘谋按:当湖陆先生,以朱子之学为学,即以朱子之教为教。《小学近思录》二书,三致意焉。《三鱼堂文集》,近里着己,无一语不规于道,而不肯为高远难行之说。今录其教子弟数则,大要读书行己,宜合而一之,不可离而二之。以此为蒙童先入之言, 不亦宜乎?

  我虽在京,深以汝读书为念。非欲汝读书取富贵, 实欲汝读书明白圣贤道理,免为流俗之人。读书做人, 不是两件事。将所读之书,句句体贴到自己身上来,便是做人的法。如此,方叫得能读书人。若不将来身上理会,则读书自读书,做人自做人,只算做不曾读书的人。读书必以精熟为贵。我前见你读《诗经》《礼记》,皆不能成诵。圣贤经传,与滥时文不同,岂可如此草草读过。此皆欲速而不精之故。欲速是读书第一大病,工夫只在绵密不间断,不在速也。能不间断,则一日所读虽不多,日积月累,自然充足。若刻刻欲速,则刻刻做潦草工夫,此终身不能成功之道也。方做举业,虽不能不看时文,然时文只当将数十篇,看其规矩格式,不必将十分全力,尽用于此。若读经读古文,此是根本工夫。根本有得,则时文亦自然长进。千言万语,总之读书,要将圣贤有用之书为本,而勿但知有时文。要循序渐进,而勿欲速。要体贴到自身上,而勿徒视为取功名之具。能念吾言,虽隔三千里,犹对面也,慎毋忽之。

  汝读书,要用心,又不可性急。熟读精思,循序渐进,此八个字,朱子教人读书法也,当谨守之。又要思读书要何用。古人教人读书,是欲其将圣贤言语,身体力行,非欲其空读也。凡日间一言一动,须自省察,曰:“此合于圣贤之言乎?不合于圣贤之言乎?”苟有不合,须痛自改易。如此,方是真读书人。至若《左传》一书,其中有好不好两样人在内。读时,务要分别。见一好人,须起爱慕的念我必欲学他。见一不好的人,须起疾恶的念,我断不可学他。如此,方是真读《左传》的人。这便是学圣贤工夫。

  汝到家,不知作何光景。须将圣贤道理,时时放在胸中。小学及《程氏日程》时常展玩。日间须用一二个时辰工夫,在《四书》上。依我看《大全法》,先将一节书,反复细看,看得十分明白毫无疑了,方及次节。如此循序渐进,积久自然触处贯通。此根本工夫,不可不及早做去。次用一二个时辰,将读过书,挨次温习。不可专读生书,忘却看书温书两事也。目前既未有师友,须自家将工夫限定,方不至优忽过日。努力努力。

  科场一时未能得手,此不足病。因此能奋发自励, 焉知将来不冠多士。但患学不足,不患无际遇也。目下用功,不比场前要多作文,须以看书为急。每日应将《四书》一二章,潜心玩味,不可一字放过。先将白文自理会一番,次看本注,次看大全,次看蒙引,次看存疑,次看浅说。如此做工夫,一部《四书》既明,读他书,便势如破竹。时文不必多读,而自会做。至于诸经,皆学者所当用力。今人只专守一经,而于他经,则视为没要紧,此学问所以日陋。今贤昆仲当立一志,必欲尽通诸经。自本经而外,未读者宜渐读,已读者当温习讲究。诸经尽通,方成得一个学者。然此犹只是致知之事。圣贤之学,不贵能知而贵能行。须将《小学》一书,逐句在自己身上省察,日间动静, 能与此合否。少有不合,便须愧耻,不可以俗人自待。在长安中,尤不宜轻易出门。恐外边习气不好,不知不觉,被其引诱也。胸中能浸灌于圣贤之道,则引诱不动矣。

  读近作甚快。虽间有出入,然大体都在范围中。熟之而已,无他法也。所望者,要将圣贤道理,身体力行,不要似世俗只作空言耳。《小学》不止是教童子之书,人生自少至老,不可须臾离,故许鲁斋终身敬之如神明。《近思录》乃朱子聚周程张四先生之要语,为学者指南。一部性理,精华皆在于此。时时玩味此二书,人品学问,自然不同。外六谕集解,系此间新刊,虽为愚民而设,然暇时一览,亦甚有益。相去辽远,时切依依。但贤昆仲能以圣贤自期待,便如终日觌面也。

  人生学问,正当在失意磨炼出来,勿为境累也。不佞年来为此闲诸生讲书,句句欲引入他身心上去。好生抄数十篇归,曾见否。虽尚须删改,未是定本。然大段意思,是要针砭学者,书自书我自我之病。此意可采取也。

  令郎目下,但当多读书,勿汲汲于时文。《左传》之外,《易》《书》《诗》《礼》诸经,皆不可不读。读必精熟,熟必讲解,聪明自然日生,将来便不可限量。养其根而俟其实,古人为学皆然。世俗子弟,所以多坏,只缘父兄性急。一完经书,便令作文。空疏杜撰,不识经史为何物。虽侥幸功名,亦止成俗学。与前辈学问,相去殊绝。此不足效也。

  一身远出,幼子无知,所恃者,师保得人耳。临行匆匆, 言不能尽,想太翁亦不待言而知其意也。舟中细思一齐众咻之义,觉得咻字情状万千,愈思愈觉可畏。非必有意引诱,然后为咻。凡亲友来者,或语言粗鄙,或举止轻率,一入初学耳目,便是终身毒药。故有心之咻犹有限,无心之咻最无穷。此孟子所以必欲置之庄岳。然庄岳势不易得,惟恃一齐人之辞严义正,能使众咻辟易,望风而靡,则潇湘云梦,尽成庄岳矣。舟行吴江道中,半日闷郁,思至此,又不觉欣然慰也。至于户外之事,惟有一静。仲书仴履贞厉之占,切中其病,神明如见。晤时,幸时提撕此意。内无咻而外无夬,千里远怀,便可坦然矣。惟太翁留意。

  在京师,自觉纷华盛丽,不能动此心,颇浩浩落落。但时一念及稚子愚蠢,未有知识,辄不能不胶扰于中。未知近来读书何如,侄孙意惟欲其精熟,不欲其性急。太翁可取程氏《分年日程》细体古人读书之法,使之循序渐进,勿随世俗之见,方妙《周礼·礼记》俱宜令其温习。一季得一周,庶能记得。侄孙幼时温书,皆一月一周也。《左传》诸书,迄今犹能成诵,皆当时温习之功,惟太翁留神。

  侄孙教子之念,与他人异。功名且当听之于天,但必欲其为圣贤路上人。望时时鼓舞其志气,使知有向上一途。所读书,不必欲速,但要极熟。在京师,见一二博学之士,三礼四传,烂熟胸中,滔滔滚滚,真是可爱。若读得不熟,安能如此。此虽尚是记诵之学,然必有此根脚,然后可就上面,讲究圣贤学问。未有不由博而约者。《左传》中,事迹驳杂。读时,须分别王伯邪正之辨。《注疏》《大全》,此两书,缺一不可,初学虽不能尽看,幸检其易晓者,提出指示之,庶胸中知有泾渭。冬天日短,应嘱其早起,夜间则又不宜久坐。欲其务学,又不得不爱惜其精神也。陆清献公·示子弟帖

    相关新闻
    手机访问网址
    微信关注立身
    立身国学QQ群
    文化自信与中国传统教育
    中国天水李杜诗歌节启动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推进中国戏剧持续健康发展
    “孝善文化”在巴南被当着精品打

   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    京ICP备12015972号-6

   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    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