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字如面,习近平的“尺素传情”
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家教 > 家教研究 > 正文

“培养伟大女性”岂能靠读《列女传》

时间:2016-08-30 16:45     来源:中国妇女报     作者:张红萍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导语:《列女传》并不能作为现代社会女性学习的教科书,因为《列女传》的基调仍是男尊女卑。纵然其中也有一些充满正能量的故事,但三从四德意味的言论却处处可见,这值得警惕。

“培养伟大女性”岂能靠读《列女传》
【图语:《列女传》】

  《列女传》并不能作为现代社会女性学习的教科书,因为《列女传》的基调仍是男尊女卑。纵然其中也有一些充满正能量的故事,但三从四德意味的言论却处处可见,这值得警惕。透过《列女传》,可以看到它满纸都写着封建“仁义道德”四个大字。看这样的书,我们更加要具有社会性别意识,对其中真义有所甄别。
  大陆“新儒家”代表人物蒋庆在《只有儒家能安顿现代女性》一文中说:“以《列女传》作为教材教育现代女性,培养出的都是伟大的女性。”真的是这样吗?还是恰恰相反?《列女传》到底讲了啥?让我们了解一下这本“以史为鉴”的儒家女教书吧。

  《列女传》是本什么样的书?

  刘向的《列女传》是一本什么书?一言以蔽之:西汉刘向企图通过先秦儒家礼制来教导汉代女性以史为鉴,做一个以礼义相夫教子、兴国持家的好女人。首先,女性自己要以礼教修身,做一个克制和勇于牺牲的好节义的女子。以身作则教子谏夫,以家国利益为己任,随时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以显示对礼义的追求。

  《列女传》是坚信用礼制治国才能挽救汉帝国江山的刘向,通过间接进谏的方式写给汉成帝以及其嫔妃们的谏言。警示成帝及嫔妃以史为鉴,如果能按照“母仪、贤明、仁智、贞顺、节义、辩通”六传的训诫,做以礼义相夫教子兴国安邦的女子,汉帝国则不会灭亡;如果做一个“孽嬖传”中所讲淫乱擅权、灭国毁家的坏女人,汉帝国则必将走向灭亡。

  这本以女性为传主,以讲故事为诉述手法,以史说事的人物传记类书籍,强调女性教子谏夫的作用,通过女性克制与勇于牺牲的精神防止“淫靡”风气的形成,促进国家安定。与后世的《列女传》相比,刘向的《列女传》、范晔《后汉书》中的《列女传》仍有可参考的价值,因为他们的《列女传》除了节烈妇女之外还有才行高秀者,而宋以后的《列女传》就完全变成了《烈女传》,只记载贞洁烈女了。

  《列女传》具体讲了啥?

  刘向的《列女传》共一百零四篇,七组二类。第一类是“母仪传”“贤明传”“仁智传”“贞顺传”“节义传”“辩通传”等六传,讲的是兴家兴国的好女人的故事;第二类是卷七“孽嬖传”,讲的是毁家毁国的坏女人的故事。

  卷七“孽嬖传”自然好分辨,因为其中全是毁家毁国的坏女人。讲这些故事的目的是警示女人不要走她们的路,警醒男人远离这类女人,因为她们是有色无德的祸水,国家灭亡的原因就是因为君王身边有这些女人。她们的共同点是无德、不守妇道,她们分作三类:一类是擅权、弄权,不遵守尊卑礼义,废立皇后与太子,造成家国灭亡者;第二类是既擅权又淫荡从而导致家国灭亡者;第三类是纯粹淫荡,男人们为了争夺她而家国灭亡者,如“陈女夏姬”。

  卷七中大家耳熟能详的是致使夏商周灭亡的“夏桀末喜”“殷纣妲己”“周幽褒姒”。这些女人拥有美色但德性浅薄,荒淫暴虐,惑乱骄纵。她们纵容君王通宵达旦饮酒作乐、不理朝政,君王对她们惟言是从。周武王灭商纣王后,斩妲己头,挂在城门上,插一面小白旗,写着:“亡纣者,是女也”。亡纣者真的是妲己吗?像商纣王这种傲慢、自大、狂妄、残忍的君王,听不进任何人的谏言,妲己充其量是助纣为虐,但书写历史的男人们却认为是“红颜”致使国家灭亡,刘向宣扬的也是“红颜祸水”的观念。

  与“孽嬖传”形成对照的是“母仪传”“贤明传”与“仁智传”中的好女人。她们的共同点是有德、好礼义、守妇道,她们大多是君王与卿相及士大夫的妻子与母亲。“母仪传”主要写教子有方的母亲们,她们首先以礼修身,贞静专一,聪明博学,仁慈好德。“有虞二妃”“弃母姜嫄”“契母简狄”“启母涂山”“周室三母”都是贤妃慈母,她们的主要特点是善于教化,由于她们的修为与德性,她们生下的孩子都聪明仁德,又由于她们善于教化,最终成就了各个朝代开国者的事业。

  刘向承认作为母亲的这些女性在教化与辅助儿子事业上的成就,承认这些女性在男性建立功业上的功德,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。“母仪传”中有一半的篇章没有宣讲仁义道德,只是很真实朴素地讲述了母亲教子的方法。公正地说“母仪传”是《列女传》中比较能接受的一部分。但是在读“邹孟轲母”这篇故事时,还要多加警惕。孟母“三迁”与断织教子以及为儿媳主持公道这些都没有问题,证明孟母懂得教化儿子,也是一个好婆婆。但在孟子因为母老不能离开齐国而烦恼忧愁时,孟母的一番三从四德的教诲却又充满道德礼教的意味,是十足的妇礼糟粕,因此在读《列女传》时须细细辨别。

  “贤明传”与“仁智传”是劝诫儿子、丈夫的,这些儿子、丈夫大部分是国君与卿相,这些妻子或母亲非常了解自己丈夫与儿子的品行与才能,而且都是十分聪明、智慧、能干的女子,她们的才识往往高于自己的丈夫与儿子。那些能听取她们谏言的儿子或丈夫,往往能免灾,使国家强盛;那些不听劝谏的儿子或丈夫往往遭殃送命,或国破人亡。特别是“仁智传”中的女性,她们往往能毫不客气地指出自己儿子或丈夫的致命弱点,最终证明她们的预言是正确的。

  非常特别的是“辩通传”,此卷中的女子都聪慧、有才,特别是有辩才。通过善辩,她们为自己、丈夫或父亲免除、摆脱灾难。其中还讲了几个丑女,她们虽然奇丑无比,但有德有才,最后做了王后,且由于她们的辅佐,国家因此强盛。但这些女子也是所谓“一礼不备”“至死不从”的好礼、守礼者。总之,刘向要告诉人们的是好女兴国,坏女败国。而所谓的好女首先是守礼教、守妇道,一心为公、为国者。坏女则相反,不守礼,更不守妇道,一心为私,毁国灭家。

  最不能让人接受的是“贞顺传”与“节义传”,动辄就让女人死!为贞节而死,为礼义而死,为公义而死,死得毫无意义、毫无价值。刘向宣扬“过礼”行为,死守礼义决不变通。从一而终,害死了多少女人!比如,“宋恭伯姬”中的宋恭公夫人伯姬,为已死的丈夫守寡,半夜遭火,因为傅母不来,绝不下堂,结果活活被烧死;卫宣夫人结婚那天未过城门卫君死,为其守寡一生;黎庄公夫人结婚后与丈夫言语不合,从此夫妇再不见面,却一生为夫守贞节;齐孝公夫人出游车毁,孝公派来的车不是女性专用的能遮蔽的车子,于是自杀;一个战士的妻子,丈夫战死,因为她无子、无父、无兄,本来按规约可以改嫁,但为贞节自杀;楚昭王夫人贞姜遇洪水,丈夫派使者来救,忘带信符,坚决不走,被水冲走而死;一个美丽的妇人守寡,求婚者众,为明其志,割鼻毁容。这些女性本来可以不死,在先秦时有些故事本存争议,但刘向却一味赞扬她们的守礼守贞。

  “节义传”中的女性也是为公义动辄自杀,最可恨的是“鲁秋洁妇”这一篇,丈夫结婚五天后离家做官,五年后回来已不认识妻子,半路调戏妻子,回到家后妻子发现调戏自己的正是自己的丈夫后,跳水自杀。岂有此理,女人要为男人的淫行买单,这种杀身成仁毫无公平可言。

  这样的书,能培养伟大女性吗?还请诸位看官细细甄别。新时代不需要教条,做什么样的女性,我们自己做主!“培养伟大女性”岂能靠读《列女传》

(责任编辑:李博)

    相关新闻
    手机访问网址
    微信关注立身
    立身国学QQ群
    依靠文化自信坚定理想信念
    阅读既是私人的事,也关乎传承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这些名字,习近平从未忘记
    作家贾大山逝世20周年,河北日报

   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    京ICP备12015972号-6

   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    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