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一八年新年贺词
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家教 > 新闻速递 > 正文

近半家长期望孩子成绩班级前5%,焦虑是一种“社会病”!

时间:2018-02-02 14:10     来源:文汇网     作者:张鹏 朱颖婕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导语:“近一半家长期望孩子成绩在班级前5%,超过九成家长期望孩子学历在本科及以上。”上海社会科学院去年10月对上海8000名家长进行问卷调研时发现,近年来,家长的焦虑指数正在不断上涨。

近半家长期望孩子成绩班级前5%,焦虑是一种“社会病”!
【图语:焦虑的家长】

  “近一半家长期望孩子成绩在班级前5%,超过九成家长期望孩子学历在本科及以上。”上海社会科学院去年10月对上海8000名家长进行问卷调研时发现,近年来,家长的焦虑指数正在不断上涨。

  业内专家分析说,家长焦虑的原因,是对孩子未来发展的期望值过高,更深究一步,折射的却是整个社会的竞争压力较大。焦虑是一个“社会病”,想要“根治”,恐怕还要社会多方主体共同努力。

  家庭对于孩子的期待值不断提高

  正在宝山区一所公办小学读四年级的菲菲(化名)学习奥数两年多了,该上的培训班一个不落,该考的杯赛个个都去,结果一张证书都没拿到。在自责和失落的心情中酝酿许久,最近菲菲终于鼓起勇气告诉妈妈:“我真的不喜欢奥数,而且我也不适合学。”面对女儿诚恳的请求,菲菲妈妈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:“奥数是我让她学的,因为朋友家的孩子都在学,我却忘记问孩子,她到底愿不愿意。”

  很多孩子之所以苦坐在培训班中,正是因为家长的盲目跟风所致。一位教育界人士认为,当家长太在意“别人家的孩子”时,恰恰会忘记关注“自己家的孩子”;而家长出于“不能输在起跑线上”的心态让孩子拼命“抢跑”时,也就造成了“起跑线”不断前移的恶性循环,久而久之,还会导致孩子们对学习乐趣的丧失。

  然而,这样的家长并不少见。上海社会科学院主持的《家庭教育与未成年人发展———基于对8000名家长的问卷调查》 中有数据作为支撑———家庭中,母亲的焦虑情绪大于父亲,而孩子本身其实并无太多焦虑感。对此,上海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杨雄解读说,这种现象可以从父母的社会结构来分析,母亲更多承担着对于孩子的养育责任,父亲的成就感更多来源于工作,当社会竞争压力传导至家庭时,首先需要承担焦虑的便是母亲。

  “焦虑的背后,其实是家庭对于孩子的期待值不断提高。”杨雄说,近一半家长期望孩子成绩在班级前5%,超过九成家长期望孩子学历在本科及以上。且随着孩子年龄段的成长,家长的焦虑程度也增长,小学生家长的焦虑程度低于初中、高中家长。

  调研还有一个有趣的结果:近十年来,沪上家庭关系、亲子关系却愈加融洽。说白了,在家庭里,说什么话题都好,一提及学习,家长就要给孩子施加压力了。

  高知家长焦虑源于想要复制“成功经验”

  小学四年级学生乐乐(化名)有一双“学霸”家长。父母均毕业于国内一流名校,在如何考试、考学上经验丰富。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,在乐乐父母眼中,孩子未来发展的起点便是“国内一流高校保底,向世界一流名校冲刺”。乐乐爸妈的执行力也很强,从小学入学开始,妈妈便搜集各大国外网站的英文学习素材,亲自为乐乐制定英语学习的计划和目标;理工科出身的乐乐爸,则主要负责孩子的数学。乐乐也很争气,如父母一般,班级第一的位置,几乎没有旁落他人。

  高知家长对于孩子的期待值更高,投入和产出也很高。杨雄说,在针对上海家庭的大样本调研中发现,家庭的收入、家长的职业、地位、观念、科学的方法策略与孩子成长是呈明显的正相关,家庭收入高的家长的期望明显高于低收入的家长。“5万元以上、10万元、20万元、30万元……家庭收入越高,对孩子的期待就越高。”

  高知家庭的焦虑感虽然不低,但值得肯定的是,这些家庭内部关系明显融洽———亲子互动时间每天达到1至2个小时的家庭占到绝大多数。杨雄表示,越来越多“80后”“90后”家长本身都具有良好的教育背景,他们能够“弯下腰来”与孩子进行平等对话,并尊重孩子的意愿和诉求,这些都是家庭关系转好的重要原因。

  家长的成功经验能否被复制?不少专家给出了否定答案。面对新的教育趋势,高知家长在单一领域成为精英的成功案例在不远的将来恐被颠覆。知识更新速度加快,人们的职业生涯不再从一而终。有调查显示,眼下上海市民平均一生参与的职业超过10个。

  家长心态预期需调整,社会价值认定需多元

  家长的焦虑是一种“社会病”,需要社会多方“根治”,首要的就是对教育评价和人才选拔制度进行革新。在上海,这样的变革正在推进中。

  自去年起,上海开始实行新高考制度,高校、中小学对于人才培养的观念逐渐从“育分”向“育人”转变。上海纽约大学校长俞立中表示,上纽大的招生要求是“优秀且适合的人才”。优秀与否,要看知识、技能和素养的全面发展。据悉,上纽大在选拔学生的过程中,除了学业情况外,还会参考24小时校园日活动、模拟课堂、学生团队活动等,教师还会与学生进行一对一交谈,直观评价每一个人。复旦大学校长助理丁光宏也直言:“复旦大学所需要的是各方面的优秀人才,而不是一张卷子,一个冷冰冰的分数。”看分又看人的变化,正贯穿于如今的招生录取工作之中。

  今年以来,上海为规范教育培训市场秩序也是重拳频出———市教委、工商主管部门会同民政局、人社局等对全市教育培训市场进行排摸调查,各类教育培训机构近7000家,逐步关停了“无证无照”教育培训机构;2017年最后一天,上海又出台了“史上最严”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管理办法,其中提及,民办培训机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开展语文、数学、外语、物理、化学等与升学或考试相关的学科及其延伸类培训 (教学)活动,应当符合教育规律和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特点。随着2018年升学季即将到来,市教委也表示,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采取同步报名、同步录取的方式。

  闵行区文来中学校长柏彬在记者采访时表示,教育应该是多元评价的,我们要鼓励孩子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,从而发展特长。家长们需要调整心态,将单一的预期,比如仅仅追求孩子成绩好、进名校,转向多元化的预期,而社会价值的认定也需要更加包容、多元。近半家长期望孩子成绩班级前5%,焦虑是一种“社会病”!

(责任编辑:李博)

    相关新闻
    手机访问网址
    微信关注立身
    立身国学QQ群
    “礼尚往来”需正本清源
    首部乡村振兴专著在四川出版发行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习近平全票当选第十三届全国人大
    常回家看看是爱的旋律

   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    京ICP备12015972号-6

   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    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